第92章 番外二_豪门未婚夫有了读心术
让姐小说网 > 豪门未婚夫有了读心术 > 第92章 番外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章 番外二

  江淼看着她每个视频下面都嗷嗷叫着叶殊宴和唐暖甜的评论气得不行。

  是,这确实影响不了她,但这种犹如附骨之疽一样如影随行的恶心实在让她难以忍受,这两个人为什么总是要压她一头?

  叶殊晨其实不太能理解她生气的点,“这么点流量又影响不到我们,而且他们也不进娱乐圈不混网络,过段时间网友们就把他们忘了。”

  “那可不一定,”江淼冷声道,“姓唐的恶心的很,《璇玑令》马上就要播了,她的《九重春》也快审完了,你看着,她肯定又要蹭我的流量。”

  叶殊晨心道,不都是你先挑衅的吗?

  但也知道这话不能说,只能揽了揽她劝道,“好了,跟她计较什么,那点流量她想蹭让她蹭呗,她还能蹭到让我大哥回来还是怎么着?”

  听到这个,江淼心情果然立刻就好了,“怎么样?跟爸商量了吗?商场系统都换成我们家的可以吗?”

  叶殊晨有些犹豫,“这个还是再商量一下吧,就算要换也先换一部分,这业务才刚刚拆分,一下子就把我大哥那边的业务撬走,这看着不太像话。”

  江淼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后你正式上任ceo,没点东西怎么服众?换的又不是暖阳系统,难不成你只想做你大哥的傀儡,依旧被他捏在手中吗?”

  见叶殊晨还在犹豫,她道,“你大哥既然已经退让到这种地步了,肯定更怕跟我们撕破脸,如果你一开始不强势一点,以他那种掌控欲强的性子,之后怕还是会慢慢的蚕食你。”

  叶殊晨若有所思,半晌道,“我回去找沈助理评估一下。”

  江淼闻言点点头,又道,“不过风声可以先放出一些了。”她有些兴奋,“正好也让大家知道你有我们江家支持,这样你大哥退出公司带来的股价波动说不定还能稳住。”

  这一点叶殊晨自然没有异议,亲了她一口道,“辛苦了,睡吧。”

  黑暗中江淼露出一个冷笑,她就不信,失去了叶氏掌权人的光环,叶殊宴还会受到那么多人推崇。

  叶殊宴,你该为你没有选择我而付出代价了!

  第二天《双向奔赴》第二季最后一期播出。

  镜头从江淼忙碌的一天开始,《璇玑令》已经通过审核可以播了,她正在跟上星卫视谈版权,而这次叶殊晨没有陪着她过来,反而是她一个人谈完工作后回家拿了食盒去找叶殊晨。

  “他最近在接手叶氏集团的事物,忙的厉害。”江淼对着镜头解释。

  众人以为他只是加入叶氏,觉得理所当然,上一季中已经透露过,叶殊晨是个隐藏的大佬,二十岁开始不靠家里,一个人在国内外投,短短几年就资赚了十几个亿。

  有这样的才能,不进公司才是不正常。

  很快就到了叶氏大厦,几乎和去年直播时一模一样的场景。

  但江淼的待遇已经完全不同,如今,她是这里的女主人之一,前台看到她立马迎了过来,恭敬的称呼着太太,然后直接带她去总裁专用电梯。

  一路畅通的到了二十层的总裁办,摄像机透过窗户看到叶殊晨正在开会,他一个人坐在上首,下面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任何一个拎出去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儿却都对叶殊晨这个年轻人马首是瞻。

  江淼谦虚的笑了笑,“结婚后忽然就上进起来了。”

  弹幕上果然好多人都在夸叶殊晨是为了老婆。

  江淼提着食盒进了总裁办公室,在一片夸赞声中,忽然有人问道:【这是总裁办公室?那叶大少是不是也在这儿啊?】

  立刻有人高兴的跟上:【今天能看到叶大少?】

  不过这是剪辑的节目,自然没人能回答,只能抱着期待猜测。

  窝在沙发上看着节目的唐暖心里替他们回答,那肯定是看不着的,且不说江淼不会让他们出境,这压根就不在一个楼上。

  虽然场景相似,但江淼去的是b座。

  叶氏大厦总部当然不可能是一栋楼,业务架构拆分重组后,地产和综合商业等重资产版块儿全都搬去了b座。

  所以要在拍摄的时候碰上注定是不可能的。

  节目里,叶殊晨十二点快半才进来,见到江淼高兴的拥抱了一下,两个人开始吃饭,弹幕上已经有人开始尖叫:

  【叶二少正经的样子也太帅了吧!】

  和叶殊宴不同,叶殊晨带着些痞气,穿着不喜欢规规矩矩,之前每次录节目的时候都很潮,乍一看这西装革履的精英打扮,还真是别有一番魅力。

  唐暖开始认真看,她觉得江淼要搞事情应该也是在这部分了。

  果然,两人没吃几口,就听江淼道,“你怎么样?能应付得来吗?”又抱怨道,“大哥也真是的,突然把这么大的家业全都扔给你。”

  这话看似抱怨,透露出的信息量却很大,果然已经有很多人开始问了:

  【叶大少把家业扔给叶二少?什么意思?】

  【难道是发现叶殊晨太厉害了,所以直接让叶殊晨做总裁?】

  【可是叶大少也很厉害啊?没听说过一个人掌权掌的好好的,突然把所有工作丢给另一个的。】

  【对啊,这是工作,又不是夺嫡,不是你就是我。】

  【我怎么觉得前面的说出了真相呢……】

  众人也反应过来,而接下来叶殊晨和江淼的对话似乎在印证他们的猜测:

  小夫妻两个一边吃饭一边聊事情,叶殊晨说了一句要拍个地皮资金可能有些紧张,江淼笑道,“放心吧,我这里还有几个亿,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我爸和我哥吗?”

  叶殊晨笑了笑,观众们暂时忘记关心叶家掌舵者的更替问题,都赞起江淼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贤内助吗?】

  【老公,这是几个亿,你先拿去用!】

  【啊啊啊,真是爽死了,我为什么没有这样的老婆?】

  【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他俩一结婚,叶二少就接管公司……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

  这个弹幕立刻给众人打开了新思路。

  节目结束后,网上果然出现了叶氏集团兄弟争产,而胜利者就是娶了江淼的叶殊晨的消息。

  隔天叶氏集团就公示了结构重大调整以及叶殊宴卸任总裁一职。

  这种说法立刻甚嚣尘上。

  这会儿综艺的热度还没褪去,而且这可不是豪门桃色绯闻那么简单,涉及到首富一家豪门争产大戏,大家吃瓜吃的兴致高昂。

  很快,叶家目前的家庭结构就扒了个底朝天。

  亲爸、后妈、异母兄弟还只差两岁,而且两兄弟的人生轨迹却截然不同。

  叶殊宴十八岁就开始进入公司,之后短短几年成了公司的掌舵者;而叶殊晨一直都是纨绔形象示人,直到遇到江淼才暴露的大佬的身份,也因为和江淼结婚人生有了改变。

  普通人可不会明白叶殊晨能起家依然靠家里,只是觉得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一个人创下十几亿的身价能力非常强。

  关键这件事还真不好说谁对谁错,虽然从兄弟俩出生时间看,孙婉秋有小三的嫌疑,但毕竟没有证据,叶殊晨也是正儿八经的婚生子,所以最后肯定是成王败寇,就看谁有本事了。

  大概网友们也不会想到,他们不过是嗑个cp,最后却成了围观豪门争产。

  这其中,当初被叶殊宴和唐暖搞的狼狈不已,甚至被迫退圈的江淼,却成了首富家继承人归属的关键。

  【怪不得当初江淼知道叶殊宴有未婚妻也敢那么明目张胆的追求,这么大的利益,换个人,就算是结了婚都能离吧?】

  【不知道叶殊宴有没有后悔,这损失可大发了。】

  【卧槽楼上什么三观,有钱就能理直气壮当小三?】

  【只是说现实而已,叶大少为了跟唐暖在一起,直接丢了家业,值得吗?】

  【楼上这么一说,唐暖倒像是红颜祸水了。】

  【呵呵,可真是见识了,在利益面前,真爱成了祸水,小三理直气壮?】

  【我倒是佩服叶大少,真男人,粉了!】

  【可不是,看看楼上那些让人下头的发言,更显得叶大少难得,我也粉了。】

  ……

  网上吵的不可开交,当利益足够巨大时,道德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此竟然生出两个阵营,理性派支持叶殊晨和江淼,感性派支持叶殊宴和唐暖,每天干架,热度越炒越高。

  这个结果估计江淼自己也没想到,不过她对于网友们一致认为她是金勃勃的说法很是得意,她就不信叶殊宴一点都不后悔,不会对唐暖存一点芥蒂。

  被她幻想着闹矛盾的两个人正亲密的靠在一起看叶氏的股价。

  和网友们吃瓜看热闹不同,股民们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就直接多了,公示发出后叶氏股价就开始下跌。

  这两天跌的挺厉害。

  唐暖道,“叶殊晨明天开了发布会股价会回来吗?”

  叶殊宴惬意的靠在沙发背上,拽了唐暖的一缕头发把玩,“嗯,等股价升回来我们就抛。”

  “你手里的股份,你爸他们怕吃不下吧。”唐暖问道。

  经过前面几个月的“斗争”,叶殊宴手里如今还剩下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次于叶老太太、叶正宏和叶殊晨加起来的百分之十八,但这依旧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就算叶家也吃不下。

  “嗯,得让江家也吃点肉,”叶殊宴笑道,“他们既然要绑在一起,那就绑的更牢靠一点。”到时候也好一起收拾。

  唐暖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说?”

  叶殊宴伸手将人揽进自己怀里,笑道,“看他们表现了,如果表现好,那我提前几天说,给他们一点筹钱的时间,如果表现不好……”

  那自然就不说,如果叶殊宴不通知他们,直接公示,那么来抢股权的人怕不少,他手里的股份估计能炒的更高。

  但股民股价却会下跌……总之,后续会有一系列问题,他们怕是要焦头烂额了,如果这时候再稍微出点事……

  不过……唐暖睨着他笑,“你觉得他们的表现能好?”

  叶殊宴也笑,“不能。”

  唐暖道,“你好坏。”

  叶殊宴探头咬她的耳朵,“嗯,还有更坏的,要不要见识一下?”

  两个人又笑闹起来。

  ……

  果然接下来的半个月,叶殊晨果然大动作不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淼在娱乐圈的原因,还是叶殊晨也和她一样喜欢生活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有点什么事情就喜欢开发布会或者高调发通稿。

  和江氏三百亿的影视文化城项目启动;斥巨资拍下了一大块儿风水宝地,准备直接修一座涵盖商场、住宅、娱乐设施、医疗机构等在内的高端综合生活小区等等,看起来都是前景广阔的大项目。

  再加上离开后一直没动静的叶殊宴,众人以为叶氏家产争夺平顺渡过,股价果然开始攀升。

  叶殊晨也江淼意气风发。

  这天,叶正宏生日,叫了一家人回来吃饭,低调庆生。

  唐暖见到了叶殊晨和江淼,钱和权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这话不假,不过短短半个月,两人就脱胎魂骨似的,一个自带威势,一个眼高于顶。

  见面招呼跟屈尊降贵似的,唐暖怀疑他们在学叶殊宴,可却没学到他的风骨,徒增滑稽。

  餐桌上,叶殊晨给江淼剥螃蟹,孙婉秋也殷勤的把一碟海参推到了她面前,“淼淼,喜欢就多吃一点。”

  江淼感受着女王般的待遇暗暗得意,看向对面。

  谁知这一看又恨的咬牙,对面的两人压根就没有注意这边,叶殊宴也在为唐暖剥螃蟹,他刚把蟹黄拢成一堆,旁边唐暖就自觉的张开嘴,叶殊宴拿着小银勺喂进她嘴里,那自然的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叶正宏也孙婉秋也看的诧异。

  而且,明明唐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目光扫过什么菜,叶殊宴都没看她,就仿佛知道她要吃什么一样,直接帮她夹到了碗里。

  那种亲密默契,对比光知道给她剥螃蟹,想吃什么还需要她开口的叶殊晨,似乎又被压了一头。

  江淼暗暗吸了口气,百无聊赖的夹着碗里的海参,突然笑吟吟的开口道,“听说大嫂家里酱牛肉做的特别好吃,下次给我带一些呗。”

  叶殊宴和唐暖同时停下动作看向她,那锐利带着压迫感的目光,让江淼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现在的她可是叶氏真正的女主人,不怕他们。

  孙婉秋也轻咳了一下开口道,“那个暖暖啊,过年的时候,殊宴带回来的你爸爸做的酱牛肉确实挺好吃……”

  唐暖眼神一冷刚要说话,就听一个带着怒意的女声传来,“你们家卖糕点的做的也不错,怎么没想着给人家送一点?张口就要东西,你们是把人家当佣人呢,还是把自己当乞丐?”

  众人一愣,回头就看到邓琼走了进来,她的变化不大,依旧是随性艺术的风格打扮,只是满脸的冷意,进来后,目光直直的落在江淼身上,“淼淼,你可能在你养父母家没学好,回来了也你爸妈也没舍得教育你,但你既然已经在这个圈子生活,那就应该知道,这种直接张口问人要东西的行为,非常没有教养!”

  江淼顿时十分难堪,已经很久没人提她那对不堪的养父母了。

  邓琼却不理她,又看向孙婉秋,“除了酱牛肉你还要吃什么?我一并给你买来行不行?”

  之前还得意的犹如家里女主人一样的孙婉秋这会儿安静如鸡,一句话也不敢收,叶正宏开口,语气也透着心虚,“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过生日,来给你庆生。”邓琼在这个家里犹如自家一样自在,直接吩咐道,“给我在这儿添把椅子,加一副碗筷。”

  佣人赶紧照办,弄好之后,邓琼看着桌上的菜道,“孙婉秋,你怎么管家的?你们家缺盘子还是桌子寒碜摆不开?”又继续吩咐佣人,“多拿几个碟子过来,把菜分成双份!”

  “孙婉秋给你们按量发工资呢?洗多盘子了怕多给钱?”

  叶殊晨看着他妈被损的无地自容不要皱眉,然而他作为晚辈,他爸不开口的话,他还真不好说什么。

  只能看向叶正宏,然而邓琼今天简直是个行走的火药包,气场强的不行,叶正宏又确实理亏,自然也不敢说话。

  唐暖这个时候才真切的意识到,邓琼再任性不负责任,也是高官千金,而且能如此随心所欲,家里肯定宠的厉害,所以真要发了火,气势还真不容小觑。

  佣人们不敢怠慢,赶紧又拿了新碟子过来,把江淼面前的那些菜式分了一半放到了叶殊宴和唐暖这一边。

  邓琼把几道菜往唐暖面前推了推道,“吃吧,你也别介意,她是后婆婆,有了后娘又有了后爹,都是后的,肯定跟你们亲不着。”

  说到这里又看向叶正宏,冷笑道,“不喜欢你就别把人叫回来,你们一家其乐融融的过日子我们也不稀罕,但你现在什么意思?”

  “背信弃义也就罢了,还专门把人叫回来羞辱?”邓琼说着火大起来,“叶正宏,我告诉你,之前我儿子过得还可以,所以我懒得理你,但你敢怠慢他一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爸是退了,可还没死呢!”

  “是,我们邓家现在帮不上你们了,但是打个招呼卡你们可不算事儿,你们最好能确保你们的项目一点问题都没有。”

  本来还酝酿着给他妈撑腰的叶殊晨也变了脸色。

  邓琼却不再管他们,把佣人支使的团团转,整个后半场,仿佛是她在过生日。

  叶殊宴和唐暖竟然没有半点发挥的余地。

  临走的时候,邓琼忽然看着一脸愤恨的江淼道,“如今看来,我儿子确实比我眼光好,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性情中人,如今一看……呵呵。”不过小人一个。

  那一脸的轻蔑让江淼脸色忽白忽红,她看了看叶殊晨,又看向不敢说话的叶正宏和唯唯诺诺的孙婉秋,满肚子的怒火几乎要爆炸。

  叶殊晨却先一步拽住了她的手腕,他们都知道邓琼这个人做事任性,要成事她确实不行,但坏事就简单多了。

  等到叶殊宴唐暖和邓琼离开,江淼气得差点摔了筷子,叶正宏和孙婉秋的脸色更加不好了,邓琼骑到他们头上也就罢了,江淼就算对他们有功这样也太过了。

  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邓琼的话,她到底是在小门小户长大的,之前不显,这成了一家人后,小毛病就慢慢暴露了。

  且不说里面一家人怎么憋屈埋怨,叶殊宴一行三人出了叶家老宅,唐暖晃了晃叶殊宴的手想让他跟邓琼道个谢,不管怎么样,今天她是来给他们撑腰来了。

  叶殊宴脸上完全没什么感激之情,甚至还有意阻止唐暖开口,唐暖不明所以,但这事儿肯定不能不吭声。

  结果她刚开口道谢,邓琼就红了眼眶,“不用谢,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唐暖还以为她是痛恨叶正宏背信弃义,结果就见叶殊宴给她做了个口型:失恋了

  唐暖:……

  所以,这位是因为失恋了,所以才火气这么大,叶正宏正撞在枪口上了?

  唐暖觉得可能有一些这个原因,但她应该还是关心叶殊宴的。

  又听她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你爷爷留给你的东西,他们轻易可拿不走。是谁叛变了?”

  叶殊宴淡淡的道,“不是,是我不想要了,不想养着他们。”

  他把这几个月和叶正宏江家周旋博弈的事情说的这么轻描淡写,邓琼竟然也不细问,知道他不是真的吃亏后就嘱咐唐暖,“以后他们叫你你别回来,如果有什么非要回来的给我打电话。”说着冷笑道,“我看他们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还有网上的那些言论,也别在意。”邓琼皱起眉头,“之前不觉得,现在看,江淼到底在外头被养坏了,虚荣心太强,什么都要炫耀,亲戚朋友还不够,非要在网上闹。”

  “你别学她,娱乐圈的艺人那是没办法,靠那个吃饭的,咱们过自己的日子就行,网上一时看着繁花似锦,但藏着的妖魔鬼怪更多,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惹来大麻烦。”

  唐暖倒是意外邓琼能说出这番话来,不过总归是真心为他们着想,便道了谢,看着她情绪不高的模样,礼貌的说了句要不要去家里坐坐。

  叶殊宴阻止不及,就让邓琼跟到了家里。

  唐暖其实也有些尴尬,她真的只是客套而已,没想到邓琼竟然答应下来。

  她跟邓琼实在没什么好聊的,邓琼虽然性格简单,但也不会跟儿子儿媳说自己过多的私事,于是唐暖就把近期看的《九重春》拿出来,婆媳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消磨时间。

  邓琼跟她看了一会儿道,“你这个,卖出去了吗?”

  唐暖道,“正在洽谈,价格还可以。”

  《九重春》的审核已经通过,正在洽谈卖版权。

  而且没费什么大劲儿,还是要感谢江淼去年直播帮他们埋下的伏笔,《璇玑令》开始宣传后,《九重春》必然要拿出来做比较,可以说自带了《璇玑令》那部分观众的流量,有两家卫视给的价格还不错,按照预期,本钱就回来了。

  再多卖的就是赚的,而且如今网络平台强过卫视,卫视就能收回成本,平台那就都是赚的了。

  邓琼道,“那你再等等,我给你联系几个海外版权。”

  唐暖一愣,她认真的拍了这部片子,自然也是瞄准海外的,她想让世界都看到一部好的国产武侠剧。

  但一般情况下是这个要国内播了之后有了数据才好谈,没想到邓琼竟然还有这方面的人脉。

  仿佛知道她想什么,邓琼道,“嗯,认识一个f国国际电视剧采购部的,他有资源,我帮你联系一下。”说到这里唐暖听到她冷哼一声,“虽然人渣,但能力还行。”

  唐暖不知道怎么就听出了怨念的味道,不会是某个前任吧……

  不过唐暖很高兴,哪怕有一个海外版权,对于他们再跟国内洽谈都是有力的筹码。

  邓琼看着唐暖的笑脸,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责任感,难得有人能用的上她,她必须得办好了。

  邓琼走后,叶殊宴给唐暖打预防针,“你也别抱太大期望,她说不定出去遇到个帅哥就把这事儿忘了。”

  “今天她过来也不是担心我,是气自己看走眼了,不想让江淼得意。”

  唐暖失笑,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也是一样不敢对任何事情抱有期望。

  可是害怕失望,难道不是抱过期望吗?她朝着叶殊宴张开怀抱,“殊宴哥,你以前也辛苦啦。”

  叶殊宴笑了笑,过去抱住她,“嗯,能遇到你,一切都值得了。”

  曾经的风雨刀枪磨砺了现在的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事情能轻易打倒他们了。

  相反,他们还有能力收拾那些心怀不轨的敌人。

  唐暖笑道,“看今天江淼那个嘚瑟的模样,竟然还想支使我爸妈,因为你妈妈咱俩都没发挥。”

  叶殊宴笑道,“现在发挥也不迟,而且她那种人,光嘴上说也不会懂事,得疼了才能明白。”

  很快,叶殊宴直接挂出了股权转让的公示。

  对于叶氏来说,这犹如一颗炸弹,对于众人来说,叶殊宴这么多年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拿着那么多的股份,至少还是一颗定海神针,如果叶殊晨不行,叶殊宴还可以继续补上来。

  可是叶殊宴现在要跟叶氏完全脱离。

  叶正宏打电话来气急败坏的质问,“你在干什么?”

  叶殊宴淡淡的道,“我看你也不太喜欢我这个儿子,我就想着不如再分割的干净一点。”

  “叶氏,我不要了。”

  叶正宏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突,陡然间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很重要的东西要丢失了,他会后悔的……

  可是爱人和小儿子的催促却让他顾不得再多想,他们之前虽然没有撕破脸,但其实已经把事情做绝了,叶殊宴的做事风格他们也很了解,所以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筹钱收购股份。

  偏偏这个时候股价是最高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抢购抬价,他们要买下一半都吃力,江家闻言自然赶紧跑来伸出援助之手……

  叶殊宴一个决定,把叶氏股东和高层搅和的乱成一团。

  同时他也飞去国外出差,唐暖留在国内和文助理一起主持大局,接下来最关键的一场战役要打响了。

  网友们感受不到叶氏集团内部的剑拔弩张,反而更有闲心吃瓜,很快有人大概分析出了叶氏现在的情况:

  【拜托那些说叶大少一无所有的人长长脑子行不行,那可是短短几年让叶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市值翻了一倍的人。】

  【而且人家是离开叶家,又不是净身出户,他带走了自己的项目和团队,只不过是把叶氏原来的摊子留下了而已。】

  【所以,简单粗暴的理解,就是现在的叶氏一分为二,叶大少和叶二少一人一半?】

  【就这样放弃了也很可惜啊,没想到叶大少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竟然爱美人不爱江山,倒是叶殊晨这种看起来不重利益的人,反而靠着女人翻身。】

  众人不免唏嘘,还有人在查拆分出来给叶殊晨的市值:【一千亿。】

  网友们倒抽凉气的同时,有人道,【这么看来,还是唐暖更绝啊。】

  【江淼能带来一千亿谁不喜欢?但能让一个人为你放弃一千亿才更厉害不是吗?】

  【而且好男不吃分家饭,叶大少能几年把叶氏集团市值翻一倍,如今不过是从头开始,过几年又是首富。】

  【那可不一定,那会儿是叶家底子好他容易发挥而已,现在可不一定了。】

  【楼上的意思是,现在轮到叶殊晨发挥了?那咱们看看这兄弟俩谁更厉害?】

  网友们不过凑热闹聊八卦,江淼看看到那些对比却满心焦虑,邓琼那儿受到的侮辱让她心气更高,她如今已经不满足得叶氏了,她还是觉得要压过叶殊宴才行。

  “不能让他喘息的机会。”江淼道,“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报复回来。”

  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呢?可叶正宏叶殊晨加上江家好不容易才吃下叶殊宴的股份,而且股权他们是高价抢下了,但这样重要的变动,叶氏的股价却极其不稳。

  如今公司资金紧张,他们目前只能安稳发展,不能再折腾任何幺蛾子了。

  江湛隐隐不安,“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让我们没办法腾出手来对付他。”

  江父这次占了叶氏的大便宜,倒是轻松,“无所谓,殊晨刚接手公司,还是慢慢发展比较好。”

  可惜,叶殊宴和唐暖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久后,叶氏股价开始大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ajna.net。让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ajna.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