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88章_豪门未婚夫有了读心术
让姐小说网 > 豪门未婚夫有了读心术 > 第88章 第88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8章 第88章

  叶殊宴失控的结果就是差点在求婚完的第三天就被赶出家门,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唐暖被折腾的实在没力气了。

  清晨醒来后叶殊宴小意殷勤的帮她揉腰按摩,甚至抱着她去餐厅喂饭吃,并保证两天之内不会再碰她,才勉强获得了留家观察的机会。

  当然一开始并不是两天,唐暖本来提出的是五天,不过在叶殊宴花言巧语的讨价还价之下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两天。

  但深色的床单在唐暖这里是彻底杜绝了。

  叶殊宴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面上乖巧应承下来。

  吃过早餐,他帮唐暖约了一个按摩师后就去上班了,唐暖按摩完又狠狠的睡了一上午才休息过来。

  午餐过后,她还是懒洋洋的不想动,也什么都不想干,去卫生间漱口的时候看到洗漱台上叶殊宴的漱口杯就想起叶殊宴昨天说的话,不由笑了笑,回到房间打开购物app开始搜索情侣日常用品。

  看着好看或者有趣的就截图发给叶殊宴。

  她本意是他如果开会或者忙的时候不用管,等有空了再看。结果她只要发过去,他都会回复,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表情包:圆滚滚的肉团子一本正经盯着电脑,黑溜溜的眼睛竖着,旁边配文是“我在工作”。

  唐暖看到后不由笑出声来,她真的完全没办法想象对面的人是叶殊宴。

  不过之后唐暖怕他分心也没再发,倒是半下午的时候叶殊宴给她回了视频,大抵因为在办公室的缘故,他显得正经许多,温声问道,“休息好了吗?还有没有不舒服?”

  唐暖想到昨晚的事情,脸颊发热,冷哼道,“你说呢?”

  叶殊宴自知理亏,笑了笑非常自然的转移了话题,“漱口杯选那个刻字的吧,那个能合在一起的也不错,可以放在上面。”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丝惊奇,之前他不关注这些,竟然不知道情侣日常用品会有这么多花样,跟唐暖讨论起来兴致勃勃。

  不过没说两句,唐暖就听到他桌上的电话响了,连忙道,“你先忙吧,其他的回来再说。”

  确实是有正事,叶殊宴也没说什么,不过挂断电话后,又给她发了个叹气的肉团子过来,是个“不想工作”的表情包。

  唐暖失笑,只是再翻购物网站的时候发现一个人选东西实在有些索然无味,她干脆放下手机打算等叶殊宴回来再说,两个人一边讨论一边看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定更有趣。

  剩下的时间唐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帽间给叶殊宴腾出一片地方,又到楼上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他的洗发水、护肤品之类的日常用品,最后搬了他最近常穿的几套衣服下来。

  忙完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叶殊宴打电话回来说得加班,唐暖本来有些失望,结果叶殊宴的表情更失望,她又赶忙安慰他道,“不着急,我在家里等你。”

  叶殊宴叹道,“你这么一说,总觉得更着急了。”

  唐暖失笑,“赶紧去忙吧!”

  挂了电话,唐暖就边看电视边等他。

  直到快十点,叶殊宴才回来,唐暖迎过去,叶殊宴张开手臂抱住她叹道,“从来没有这么想下班过。”

  唐暖觉得好笑,不过这么想下班,却还十点才回来,可见公司的事情是真的多。

  叶殊宴道,“不想把工作带回来,”说到这里凑在她耳边轻佻的笑,“有你在,我怕我无心工作。”

  唐暖笑嗔着打了他一下,“赶紧去洗漱吧。”

  两人打打闹闹的洗漱上床已经快十一点,按照叶殊宴正常的作息他应该休息了,毕竟一早出发,又忙了一天,肯定很疲惫。结果他兴致勃勃的靠在床头,将唐暖揽进怀里道,“来,选东西。”

  唐暖道,“你不困吗?”

  叶殊宴问道,“你困了?”

  唐暖摇摇头,她今天白天睡了大半天,又什么都没做,当然不困。

  叶殊宴笑道,“那就一会儿再睡,今天一天都没时间跟你好好说几句话。”

  他这次倒是没有卖惨的意思,完全是陈述试试,唐暖却心疼了,“我明天陪你去公司?”

  叶殊宴高兴的亲了亲她的脸颊,“好。”

  唐暖也笑了,然后舒服的窝在他胸口,对着手机选了暂时急用的杯子和毛巾就熄灯休息。

  一夜好眠,隔天两人一起起床去叶氏,在工作上他俩都是认真的人,叶殊宴也没搞太特殊,只是安排她暂时用文助理的办公室。

  唐暖是有的忙的,叶殊宴有意让她接管酒店管理板块,而暖阳系统是这个板块的重点项目,如今正陆续接入各个酒店,除了叶氏自己的,谢氏也已经签了合同,国内有这两大巨头领头,来接洽的酒店不少。

  唐暖对这个系统研究了三年,可以说国内外各种酒店定位已经风格她都非常熟悉,所以做起来除了工作量大一点,倒并没有多大的困难。

  倒是接手的文助理的工作的部分让她忙的不可开交,是的,她还分担了文助理的部分工作。

  唐暖之前一直知道文助理能干,但不知道他竟然这么能干,如今他受伤后工作分配给三四个人才勉强接得住。

  而且以叶殊宴不养闲人的习惯,这些人本身的工作也不少,所以文助理的大部分工作其实还是压在了叶殊宴的身上。

  偏偏如今集团架构重组的关键时期,事情特别多,也怪不得叶殊宴忙成那样。

  唐暖想尽量替他多分担一点,于是她反而比叶殊宴更忙了。

  晚上八点多,叶殊宴关掉电脑,听见隔壁唐暖心里念念叨叨的全是数据,不由笑了笑起身找了过去。

  唐暖听到办公室门响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继续把目光放在了电脑上。

  叶殊宴走过去俯身把她抱在怀里,唐暖下意识看了门口一眼,拽他的胳膊,“这是办公室。”

  叶殊宴不仅没放开她,还亲了亲她的脸颊,“放心,人家都下班走了。”

  唐暖抬手看了看表才发现竟然已经快九点了。

  不过她的邮件还没看完,还是推了推他嗔道,“那你先去旁边等我一会儿,你这样我没办法工作了。”

  叶殊宴想在她旁边坐下,“我来帮你。”

  “不要,”对于这一点,唐暖很坚持,“本来就是帮你分担的,让你做了还有什么意义?”

  叶殊宴失笑,“这些没什么难的,你只是不熟练而已,熟练的话很快就做完了。”

  唐暖道,“所以这就是我熟练的过程啊,”她干脆站起来,把叶殊宴推到旁边的沙发上,“就等我半个小时,乖啊。”

  叶殊宴坐在沙发上看着认真工作都没空理他的未婚妻,总觉得有些不对。

  他想到什么,拿起唐暖的手机打开朋友圈,果然看到文星川这些天不是在晒的骨头汤就是在晒养的花草,而且大部分照片都非常有心机的露出一点女人的影子。

  叶殊宴知道那是唐月,文星川的内伤没事早就出院了,如今在家里休养,唐月经常过去看他……

  屏蔽了他这个老板的朋友圈,他倒是悠闲的明目张胆啊。

  而他这个老板却连跟未婚妻温存的时间都没有,叶殊宴眯了眯眼睛起身出去打电话。

  文助理接到电话时正在向唐月展示自己接吻的能力,看到老板的电话非常不想接,倒是唐月一把推开他趁机逃离。

  文助理充满怨念的接起电话,听到他老板亲切的问候,“伤好的怎么样了?”

  他可不认为黑心的资本家是在关心他,警惕的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医生说为避免留下后遗症,建议好好休养。”

  叶殊宴叹了口气道,“那可惜了。”

  文助理道,“可惜什么?”

  叶殊宴道,“赶不上我的婚礼了,那我重新给唐月找一个男伴吧。”

  文助理:!!!

  “什么男伴?”

  叶殊宴道,“你知道的,我已经求婚了,很快就要准备婚礼。”。

  文助理面无表情的听着,心道,炫耀什么?我也快了。

  就听叶殊宴继续道,“到时候会安排一个家里人结伴跳舞的环节,你既然还需要休养,那就给唐月另外找个男伴吧。”

  文助理:……

  叶殊宴又道,“其实我是倾向于晚几个月天气暖和一点的时候举行婚礼,一来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二来天气暖和了婚礼布置也能更好。只是事情太多了,那边又虎视眈眈,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只能早点办完,先防着长梦多吧。”

  文助理面无表情的道:“婚礼是一辈子的大事,还是不要仓促的好,有什么需要的叶总您吩咐我就行。”

  叶殊宴关切的道:“你的伤……”

  文助理咬牙微笑,“只是骨折而已,脑袋又没受伤。”

  叶殊宴欣慰的道,“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黑心的资本家,咱们走着瞧!

  接下来几天唐暖就发现工作少了很多,叶殊宴都轻松了不少,不由疑惑,“怎么回事?那些文件呢?”

  叶殊宴欣慰的道,“是文星川,他劳碌命,在家闲不住,非要在家里远程办公,我就把文件都交给他处理了。”

  唐暖不疑有他,在她印象中,文助理同样是个工作狂,比起叶殊宴也不遑多让。

  “不过是不是真的该多招一个助理了?”唐暖道,“集团拆分完,文助理就要单独挑大梁了吧。”

  总裁助理一般都是执行总裁的预备役,文助理能力这么强,升职是早晚的事情。

  叶殊宴点点头道,“小齐还可以,另外还招了一个,不过要到年后才能到岗。”

  索性离过年也剩下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唐暖和叶殊宴又忙了五六天,终于彻底放假。

  回到家换好家居服,唐暖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扔在床上,不由感叹道,“当总裁真的太累了。”朝着走过来的叶殊宴张开手臂,“辛苦了,抱抱。”

  叶殊宴俯身覆住她,“这几天你陪着我,也辛苦了。”

  “是挺辛苦的,重死了,”唐暖被他压的动弹不得,划拉着手臂叫唤,“快下去。”

  叶殊宴故意狠狠压了她一下才翻身在旁边躺下,同样身心放松,舒服的叹气。

  他以前从来没觉得假期有什么不同,如今才发觉原来只是简单的休息,就能让人心情这么好。

  他翻身看着旁边的唐暖道,“房间想好怎么布置了吗?正好趁着过年整理的时候一并归置一下。”

  他直接从床头摸了个平板出来,捞过唐暖和她一起看,“这是设计师出的一个初稿,楼下倒是不用大动,主要是楼上……”

  他说着,发现唐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想什么呢?”

  唐暖翻身面对他,不好意思的道,“那个,今年过年,我要跟我爸妈回老家去过。”

  叶殊宴挑了挑眉。

  唐暖撒娇的窝进他怀里,仰头看他,“哎呀,咱们不是还没结婚吗?我妈说未婚的话,还是要各自在自家过。”

  “我们往年不也都是这样吗?”

  叶殊宴伸手盖住看着她一脸讨好的表情,绷着脸道,“往年和今年能一样吗?”

  唐暖把他的手拽下来,下巴蹭了蹭他胸口,“你不是也要回叶家吗?难道你让我一个人在这儿啊。”

  叶殊宴平常不回叶家老宅那边,但他是老爷子亲自指定的叶氏继承人,某种意义上来说,叶家老宅未来是属于他的,所以这种重要的节假日他还是要回去主持大局,宣誓主权的。

  叶殊宴叹了口气道,“怎么现在才说?”

  “我爸妈也是前两天才问的我,后来不是太忙了吗?就给忘了。”唐暖亲着他的手撒娇。

  叶殊宴显然拿她没办法,“什么时候走?”

  唐暖道,“大后天就除夕了,明天下午就出发。”

  叶殊宴一个翻身压住她,“所以明天下午开始,我就一个人了?”

  不知怎么的,竟然有几分可怜巴巴的味道。

  但跟唐金鑫一家打过交到之后,再想冷冰冰的叶家,他这样确实有几分可怜,唐暖摸了摸他的头,“过完年我会早点回来的。”

  叶殊宴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里,“那我现在需要提前充满电。”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就贴着她的皮肤,酥麻的痒意顿时流窜开来,他的手也开始不规矩,唐暖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除了刚开荤那天他没有节制,最近几天忙得厉害,他倒是心疼她,没有太过分。

  这会儿唐暖确实有些愧疚,便默认了他的请求,乖巧的环住他的脖子。

  叶殊宴很快噙住她的唇,手熟练的往她衣服里钻,还得寸进尺的道,“可以换个床单吗?”

  唐暖抬脚踢他,笑骂,“想都别想。”

  然而叶殊宴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能达到目的,床单是没有换,但换了地方。

  唐暖被按在家庭影院的深棕色的真皮沙发上连攀附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抓着欺负自己的男人的时候,脑中滑过一丝悔意,床单也比这个要更好一点吧……

  好在叶殊宴还记得那次失控带来的后果,没敢让唐暖哭的太惨,在她再次喊着不要的时候,抱着她去了客厅……

  再之后,唐暖靠在浴缸里,犹如飘摇的小船,看着周围一地的水渍,忍不住狠狠的咬了一口伏在她肩头的男人的耳朵,然后换来凶猛的冲撞。

  最后奄奄一息的被叶殊宴抱着回到卧室,唐暖控诉的瞪他。

  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叶殊宴是严肃正经挂的来着,没想到竟然这么……

  叶殊宴用被子将她和自己一起盖好,轻笑道,“怎么?”

  大闷骚!

  叶殊宴惬意的将她揽进怀里,笑道,“其实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小电影里的知识那么多,我总要让你都体验一下。”

  见唐暖瞪他,他亲了亲她的唇,看着她笑道,“说了要给你最好的。”

  唐暖:……

  她一巴掌盖在他脸上,救命!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无赖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ajna.net。让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ajna.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