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废他_本宫不可以
让姐小说网 > 本宫不可以 > 第83章 废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章 废他

  浓稠的夜是最好的掩护,晚春骤雨,掩盖了承明殿的兵刃寒光。

  祁炎以掌稳住纪初桃的后腰,轻轻遮住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地上的血腥。

  零碎的画面涌现脑海,纪初桃不禁忆起曾经梦中宫墙下,纪妧被暗卫截杀时,他亦是以如此维护的姿势捂住她的眼睛,为她圈出一片干净的天地……

  殿外风声疏狂,祁炎的嗓音也带着雨水的冷沉,略微急切地问:“伤到哪儿了?”

  “我没事。”纪初桃湿润的眼睫自祁炎掌心扫过,而后伸手,轻而坚决地将祁炎覆在眼睛上的手掌拉下。

  灯影映着满殿兵刃的寒光,纪昭已经吓傻了。

  片刻,纪妧似是没了耐性,侧首对纪初桃道:“永宁,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回去歇息罢。”

  说着,她勾起红唇,如同在看什么肮脏的虫子般,看着这个她一手教养出来的皇帝,淡然道:“本宫要和皇帝,好生谈谈。”

  闪电劈开雨夜,那须臾煞白的光,照亮了她眼中冰冷的杀意。

  纪昭如见鬼魅,脸色白得与死人无异。

  纪初桃知道,大姐接下来要做的事绝非良善,她是不希望妹妹卷入其中,也惹上一身非议。

  她总是如此,冷情冷面,却总在关键时刻力扛所有的口诛笔伐。

  曾经多少年,她也是这般护着皇弟,纪昭怎么忍心放任父皇杀她?哪怕是想过留她一条生路,也不至于反噬至此。

  一想到大姐经历了怎样的蒙骗与背叛,纪初桃便同情不起纪昭来。

  她眼圈儿红了红,朝身侧陪伴的男人道:“祁炎,我们走。”

  看着她真转身就走,纪昭快要疯了。

  “三皇姐,别走!不要走!”

  他连滚带爬跌下龙椅,伸长手,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声嘶力竭道:“三皇姐不是最疼朕了吗?不要丢下朕一个人!皇姐!”

  他这副涕泗横流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个帝王的尊严?

  纪初桃深吸一口气,回首一字一句质问:“当初我们疼你的时候,你可曾珍惜?”

  纪昭像是被戳中了死穴,哭喊声戛然而止。

  他苍白的嘴唇嗫嚅着,绝望抽噎:“三、三皇姐……不管如何,朕从未想过要害你啊!”

  纪初桃知道自己再呆下去定会心软,狠了狠心,转身就走。

  承明殿围了不少禁军,将一群黑衣裳的暗卫团团围住,纪初桃猜想那应该是父皇留给纪昭的最后兵力,亦是梦中将大姐截杀于宫门下的罪魁祸首……

  她没有看他们,只定神走入黑魆魆的雨幕之中。

  湿凉的空气立刻包裹上来,雨水噼里啪啦打在脸上,她才发现自己失神到忘了戴上斗篷兜帽。

  直到头顶一片阴影移来,替她遮挡了雨水。

  祁炎一手执着宫中的黄油纸伞,伞檐尽数偏向纪初桃那边,一手有力地握了握她微凉的指尖,低沉道:“走,回府。”

  他话不多,却莫名给人力量。

  纪初桃贪婪地汲取他掌心的温暖,将所有的阴谋算计抛诸脑后,温柔的嗓音微颤,用力点了点头:“好。”

  回府的马车沉默着碾过宫门,侍从执伞提灯,镀亮宫道上的水洼。

  祁炎掀开车帘进来,顺手将剑搁在案几上,而后按膝于纪初桃身边坐下,打断她凌散的思绪:“为何不依照约定,早些吹哨?”

  纪初桃怔神间,祁炎已伸指探向她颈上挂着的骨哨,随即手指顺着她的下颌线上移,停在她的脸颊。

  “若是那宫女真动了手,或是那一箭不准,伤了你如何?”祁炎皱眉,显然是在秋后算账。

  当初说好一旦察觉情形不对,便要立即吹哨提醒,祁炎这才勉强答应让她赴约去见纪昭。

  可是……

  “本宫想知道一切的真相,也想给阿昭……”纪初桃顿了顿,才抿唇改口,“也想给皇上一个机会,这是能看清他内心,能让他说出真相的唯一机会。”

  祁炎看出了她眼底的难过。

  当初一个晏行身死,她都能感伤好几日,更何况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

  祁炎面色仍是冷着,气她以身冒险、自作主张,可手臂却是不自觉伸出,不甚温柔地将她按在怀中拥住。

  他的眉眼是冷的,心却滚烫。

  纪初桃放软身子,顺从地拥住他强悍的腰肢,将脸埋在他胸口蹭了蹭。

  “祁炎,你当初……是不是真的想过要反?”少女细细的嗓音自怀中传来。

  祁炎眯了眯眼,抬着她的下颌问:“殿下如今想着翻旧账了?”

  “本宫只问这一次。”纪初桃湿润漂亮的眸子望着他,“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不要撒谎。”

  “是。”祁炎还是说了实话。

  他天生凉薄,什么都敢做。若非心里有了想要守护的光,他或许有朝一日真会推翻纪妧,甚至是亲手毁了纪家的江山。

  纪初桃听着,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坚持了下来,又忍不住想:所以祁炎放下对大姐的成见,也放弃对抗纪家,是因为喜欢上了她吗?

  祁炎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我之所以剑走偏锋,所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份认可和信任,而不是被人当做奴仆利用或折辱。既然有人给了我这份信任,又何须再反?”

  纪初桃鼻尖微红,眼里却亮起了光,明知故问:“那个人是谁呀?”

  祁炎唇线扬了扬,又被他刻意压下,沉沉道:“一个以身饲虎的……傻公主。”

  最后几个字几乎咬着耳朵,暗哑的气音格外撩人。

  纪初桃沉甸甸的心忽而轻松了不少,可想到今夜得知的真相,还是不免一声叹息:“你是对的,听到皇上亲口说出那些,本宫忽然……为自己身上流着这样的血而恶心。”

  祁炎手臂一紧:“他们是他们,你是你。”

  纪初桃想到什么,蹙眉道:“你是不是早查出什么来了?为何今夜之事,你一点也不惊讶。”

  祁炎的神情俨然说明了一切。

  当初他将计就计委身公主府时,便察觉到纪初桃身边藏着一股暗流推波助澜,后来耐着性子与琅琊王接洽,顺藤摸瓜,最终查到了纪昭身上。

  当初琅琊王逼宫那晚,有人意图趁乱刺杀纪妧,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只是,一直不曾有证据……

  说得自私些,他并不在乎除纪初桃以外的,其他人的死活。

  “怕你难受,不曾告知。”祁炎道。

  纪初桃“唔”了声,轻轻道:“最难受的,应该是大姐才对。”

  雨夜尚不知尽头,好戏还未落幕。

  承明殿,狂风吹得窗扇哐当作响。

  “大殿下,先帝……请来了。”项宽浑身湿透,双手颤巍巍地奉上一个蒙着黄绸缎的托盘。

  纪昭瑟缩在龙椅中,只见那托盘高高凸起一块,绸缎下似乎盖着个什么木牌。

  一阵风吹开殿门灌入,将黄绸吹落在地,露出项宽手捧托盘中的黑檀色灵牌。又一阵惊雷劈下,牌位上“大殷穆宗昭皇帝之灵位”的字样清晰可见!

  纪昭尖叫一声,惊恐万分地望着一袭夜色宫裙端坐的金钗女子——

  她彻底疯魔了,竟是冒着大不韪之罪将父皇的牌位从太庙中拿了出来!

  纪妧不曾看那牌位一眼,凉凉一笑:“很好,人既已来齐,便开始罢。”

  说罢,她优雅起身,拖着曳地的长裙一步一步朝龙椅上的纪昭走去。

  每靠近一步,纪昭的身子便不可抑制地颤了颤。

  纪妧在纪昭面前站定,而后俯身,锐利的凤眸像是要刺进纪昭懦弱的内心深处,而后她伸手,探向纪昭的脖颈。

  保养得当的指甲,微凉的指尖,才刚碰上纪昭的脖子,他便触电般一弹,嘶声哭喊道:“长姐!朕知错了,真的知错了!”

  “皇帝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太晚了么?”

  说着,纪妧凤眸一变,手指用力攥上纪昭的衣服,直接将他从龙椅上拽了下来。

  纪昭被衣襟绞得面红耳赤,哭喊着“救驾”,纪妧不管不问,拽着他一路拖行,丢在先帝的牌位前,再按着他的肩轻轻一压,早吓软了双腿的纪昭便噗通一声跪下,趴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自始至终,纪妧脸上始终挂着优雅得体的笑意,睥睨众生,威仪无双。

  她反手一个巴掌,直将纪昭的脸抽得偏向一边,聒噪的呼救声立即戛然而止。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大殿,可诸位禁军皆像是失聪了般,连眼也不敢抬一下。纪昭捂着渐渐红肿的脸颊,满脸不可置信和胆怯,吓得闭了声。

  这是纪妧第一次打他,可那气势,简直比杀了他还要可怕!

  纪妧接过秋女史递来的手帕,不紧不慢地擦干净手,仿佛方才那一巴掌令她沾染上什么污秽的东西似的。

  她从项宽手中取过先帝的牌位——不是双手捧着,而是像提什么不值钱的烂木板似的提在手中,朝龙椅走去。

  她将先帝的牌位放在龙案上,稍稍调整角度摆正些。

  纪妧的手指轻轻抚过灵牌的轮廓,眼神像是望到遥远的过去,凉凉道:“你不是整日都防着本宫篡权夺位么?今日便让你开开眼,若本宫真想弑君夺位……是怎样的场面!”

  纪妧沉声命令:“都带上来!”

  禁军立刻压着几十名暗卫入殿,纪昭立即认出来了:他们和那名大宫女一样,都是先帝留给他的死士。

  而现在,这些死士的脖子上都架着森寒的刀刃。

  “看好了!”纪妧捏住纪昭的脸颊,迫使他抬头看着他手下的死士,一字一顿道,“这才是……真正的谋、权、篡、位!”

  一声令下,满殿血光。

  纪妧当着纪昭和先帝牌位的面,将他们留下的死士、宫人杀了个一干二净。

  纪昭崩溃地尖叫起来,抖得不成样子。

  “懦夫!”纪妧轻蔑一嗤。

  在纪昭惊愕哆嗦的目光中,她振袖旋身,堂而皇之地坐在龙椅之上。

  她手搭雕着真龙的扶手,抬首望着那尊静默的牌位,虚目道:“父皇曾是我这辈子最尊敬之人,他教我策略和治国经纬,让我享受与别的帝姬不同的权利与地位……可到头来,不过是利用本宫为他的儿子披荆斩棘,吸干了本宫的血,还想要本宫的命。”

  “既然先帝煞费苦心,将所有人变作棋子扶植他儿子上位,本宫便偏不让他得逞。他想绝了本宫的子嗣,本宫就绝了他的种!”

  纪妧漫不经心说着,抬手拂过身前案几上的牌位,而后目光一变,轻轻屈指一弹。

  牌位仰面倒下,滚在案几上,发出可笑而又无能为力的哐当声。

  你瞧,当初高山般不可逾越的狠辣帝王,如今也不过是块朽木,一推就倒。

  她嗤笑起来,抬着下颌高傲道:“父皇,你可要看清楚,您的这个宝贝儿子,是如何被本该‘油尽灯枯’的弃子废掉的!”

  作者有话要说:加了一截,记得刷新!

  PS:这两天内正文应该就会完结啦,大噶想看什么番外在评论里留言嗷~初步先定小公主和祁炎的恩爱那啥日常!

  感谢在2021-04-2823:59:41~2021-04-2923:59: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00852820瓶;小茴香16瓶;狗不理菜10瓶;新手小白5瓶;00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ajna.net。让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ajna.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